2006.業輪暫停鍵

SALLE1-1
2006.業輪暫停鍵-我的錄音帶生活


展期:2006/2/18-2006/3/18
地點:其玟畫廊,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52巷19號3樓

ROOM 1:

FaxBdetail1-thumb

FaxBDetail3-thumb

傳真機音樂FAXMUZIK

以聲音為題的素描為傳真機轉換為音訊,加以錄音,剪輯,以效果器加入延遲、迴聲等特效,再以傳真機
轉換為圖像,輸出圖像後以傳真機影印功能複印,引紙拉放,製造出快轉、延遲、重複等效果。

FAXMUZIK1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3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6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7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
Tongue-explosion

八件聲音素描

1. Intelligent Techno 紙上素描,2004年
2. 同志脩行 紙上素描,2002年
3. 卡拉OK! 紙上素描,2001年
4. 在舌頭上爆炸的話 紙上素描,2001年
5. 爆炸or 革命花 紙上素描,2001年
6. 演講效果延遲 紙上素描,2000年
7. 雙耳同時爆炸 紙上素描,1999年
8. 微音樂 紙上素描,1997年


ROOM 2:

四件聲音物體

Ruban-tombe
1 / 物體一 / 用於聲音晚課 材質:緞帶、繡線,2006年

2 / 物體二 / 用於鬱言師1.2. 材質:紙、x光片、幻燈片、燈,2003年 / 2003

recyclemusicbox
3 /物體三 / 用於紅樓劇場行動 質:音樂盒、紙帶,2003年

Recycle-Music
4 / 物體四 / 材質:循環帶、賽璐璐、紙,限量發行20捲,1997年
Recycle Music Project 系列之一,DINO錄音作品。採一分鐘循環帶錄製,DINO以麥克風及迴路反饋製
造的噪音在摩比斯環帶上反複播放,形成一個無始無終的封閉系統。

四段有關錄音帶的行動錄影:

1.紅樓劇場行動:錄影長度4分4秒,紅樓劇場, 2004年
是一個類比及數位音樂計劃,以總長150公尺,書寫宋詞音韻擬聲字的香腸狀充氣塑膠袋傳入觀眾席,邀請觀眾朗讀上面無特定意義的字串,製造出一個持續演變的音團-此為塑膠帶類比音樂。另有水管、鋁片、綠豆罐、魔鬼沾、四種發聲器構成16Bit的原始「數位」音樂,交由觀眾演奏發聲器,而由指揮以銀、灰、黑、綠四色旗統一控制各別元素演奏之始終。錄影帶中亦可見現場觀眾的各種即興演奏。

2.TIPAF聲音晚課:錄影長度2分47秒,台北國際藝術村,2005年
觀眾以螺旋形圍坐,開始朗讀傳遞到手上的紙帶

TIPAFreadinginvideo

Visionary1

3.鬱言師一:錄影長度3分49秒,牯嶺街小劇場 ,2005年
戴著面具的表演者以小叮噹錄音機與裝有循環帶的隨身聽過帶,反複交相錄製著表演一開始時語帶威脅的嘶喊:
「十分鐘後,我將從你們頭上走過去」。
兩組機器持續交互過帶,直到音質衰竭,難以辨識,表演者暫停錄音,利用循環帶自動播放錄音段落。面對著投影銀幕,表演者開始以奇怪的姿勢不斷前後傾倒,此時投影機中的影像略有延遲,難辨此為即時之拍攝抑或對預錄影像之現場模仿。表演者中止舞動,脫手套,揚掌做主教祝福之姿,助手以黑色油膏在其雙手畫下納粹標識。表演者走近觀眾席,以握手或撫額之方式,將逆時針萬字印於觀眾身上,形成卍字。表演者走上觀眾席,踩踏著觀眾的頭顱離場,所向披靡。

鬱言師Ⅱ2

4.鬱言師二:錄影長度4分57秒,臨界點白水劇場,2005年
一隻手自黑暗中伸出,按下隨身聽播放鍵。表演者戴面具,著類似S/M之服裝出場,面對觀眾開始如水藻般地前後左右搖動,一個變態的錄音男聲,以仿彿克藥的聲音,以預言者之姿述說著前幾場演出的失敗,和今晚表演之必然成功;強調今天晚上的表演加上了愛迪生的發明-電燈泡、錄音機和電椅,修正後的表演將能給觀眾「真正的感動」。
隨著變態男聲的說明,觀眾們漸漸發現自己正坐在橫跨兩條裸銅線的電椅上,而這個表演竟然是為了「避免猶太人的悲劇重演」、「值回人生票價」的電擊教育。林其蔚取下面具,爬上梯子,手擎總電開關,在噪音大開之際熄燈並電擊觀眾三次。表演者旋即重新以整齊裝束出現,發給每一個觀眾一包乾燥植物並結束表演。

DINOopeningconcert
D.I.N.O.之開幕演奏

LireBoitemusique

不可思議之恐怖騷音展

時間係神之展示:在其大尺度同時無限細微的切分中我們只是讚歎,在其遍用一切材質,各種規模同步進行的造形運動中,星海山河各循軌道運行,而身處各個歷史時期,各個不同空間的藝術家們各自盡其所能,奉獻造作。
相對性令我們迷眩:信有應公的回有應公那裡去,信豬八戒的到天蓬元帥處報到,信瑪莉亞的投入瑪莉亞的懷抱;還有信仰電視的、信仰電腦的、信仰股票的、信仰政治的、信仰百貨的、信仰眼鏡和K它命的,什麼都不信的:令人驚訝的是;不論信仰的內容與形態差異如何巨大,每每竟然能夠各有所歸。快速瀏覽,彷彿一屏望不到外緣的巨大唐卡,山水城郭分隔了種種光怪陸離場景,全體性的因果論可以節縮為:當你做一件事的時候,你正使得所有的事情一齊發生-這話幾乎是不可理解的。 把人的一生快轉成一分鐘的紀錄片,一生所見剪黏一張A4紙上,將所有味道濃縮於一瓶香水,所有觸感壓縮於一對掌心球,我們立即可以明瞭這種尺度切分轉換所帶來的震撼:為了過去而活的人,為了一天而活的人,為了一年而活的人,與為了孩子、車貸、房貸而活的人,很自然地在不同的時間切分中呈現出不同的生命情調:以音樂性的角度進行心理分析,只要切分足夠細密,自然可以推算出命格裡的過去未來。如人之觀蟻:眼下這一隻,只要行進方向不變,十秒鐘後必定陷入一片汪洋,如是三度空間的人類絲毫不以為意地預測出二度空間螞蟻的未來,比我們更高等的存在之於我們亦當如是。 聲音藝術,不再能夠自限於透過介質傳遞的 20-20K赫茲可聞音,大步跨越次聲、超聲的範籌,走向所有波頻的開放,從無線電、彩虹到伽馬射線,經由光電轉換,將時間壓縮延長,將雕塑氣化為聲音將言語解碼為舞蹈。在一個無名角落的無眠夜裡持續不斷的隆隆爆發聲中,我們將所謂的自我、身份、現實、認同、教育、國家、文化全部炸上半空,在夜幕漫漫的視網膜上留下瞬間即逝的火光-愛情在哪裡?-它已然融化-在下一個爆炸前的寂靜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