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行一著/KARMA IN PAUSE MODE? (in chinese)

(夫吾輩所識之其蔚,乃「噪/騷音」流慾者也,今欲改頭換面,以「聲音」藝術家之皮毛覆/復出,恃恢奇詭譎之舉以籠罩藝界、噪/騷人耳目之行徑,現特一一揭出,以就教於四方明眼/耳。)

ROOM 1:
傳真機音樂FAXMUZIK:
以聲音為題的素描為傳真機轉換為音訊,加以錄音,剪輯,以效果器加入延遲、迴聲等特效,再以傳真機轉換為圖像,輸出圖像後以傳真機影印功能複印,引紙拉放,製造出快轉、延遲、重複等效果。
FAXMUZIK1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3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6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FAXMUZIK7-材質:傳真紙,1997年

(此為科技名目包裝之現代符籙也,賣弄聽覺噪音與視覺噪音間轉化之法、及鬱言師系列中電擊人之觸覺噪音等術,以收眾人少見/聞多怪之效,不知人之六根根感本可互通,早已為養修界所證,並出現於現今神經內科學中之各種案例,如嬰兒期神經元未分化狀態之多感症。此四符何義?曰:「騷音避煞」符。何謂也?當此音噪昏亂、諸聲喧嘩之煞世,欲求拔於流俗風靡之中,豈易言哉?而不欲遁世潛隱、更生振聾發瞶之心者,賢人智士也。如其蔚者流,苟喘於斯際,兼顧其家計,徒賴此小法以自保,其意如同「靜音機器」之設計,發出一與噪音頻率相同但相位相反之「反」噪音以消解之。故此符重在心力,非在形/聲象之美惡,託機械為之,有取巧之嫌。)

FaxBdetail1.jpg

八件聲音素描:
1. Intelligent Techno 紙上素描,2004年
2. 同志脩行 紙上素描,2002年
3. 卡拉OK! 紙上素描,2001年
4. 在舌頭上爆炸的話 紙上素描,2001年
5. 爆炸or 革命花 紙上素描,2001年
6. 演講效果延遲 紙上素描,2000年
7. 雙耳同時爆炸 紙上素描,1999年
8. 微音樂 紙上素描,1997年

(聲音素描,應是騷音初起混沌未判狀、難能歸類賦名者,竊窺其強名,喜用「爆炸」等不再驚聳之字眼,若今日好萊塢電影套用爆破高潮之法,流於陳腔俗調矣,此當代感官眩惑之鄭衛聲耳。且夫耳舌之官,僅為接收傳送之器,若無意根做主,無有能成事者,與其殲滅爆破五官小嘍,何不直接換取主使大頭?當心落藥物文化之陳見!)

Tongue-explosion.jpg

ROOM 2:
四件聲音物體
物體一 用於聲音晚課 材質:緞帶、繡線,2006年
物體二 用於豫言師1.2.
材質:紙、x光片、幻燈片、燈,2003年
物體三 用於紅樓劇場行動 質:音樂盒、紙帶,2002年
物體四 材質:循環帶、賽璐璐、紙,限量發行20捲,1997年
Recycle Music Project
系列之一,DINO錄音作品。採一分鐘循環帶錄製,DINO以麥克風及迴路反饋製
造的噪音在摩比斯環帶上反複播放,形成一個無始無終的封閉系統。

(緞帶、繡線、賽璐璐、紙、x光片等實為無聲之物,何以「聲音物體」名之?其響處為何?正無聲之處也。所謂無聲非真無聲,未顯之聲耳。若然,何物非聲音物體?何物是聲音物體?如我昔於兵役期間,一日上級取出大量報紙,稱此中藏有機密資料,須銷毀之,部隊眾弟兄乃受命撕毀報紙,且須「碎屍萬段」,以免情報洩漏,一時紙裂聲大作,約一刻鐘不絕於耳,此為人與碎紙機兩忘之「物化」諧擬耶?卡夫卡小說之情節乎?抑或行為藝術祭乎?褒姒裂帛之聲猶在耳邊,諸君得聞否?)

ruban-haut.jpg

ROOM 2:
四段有關錄音帶的行動錄影:
1.紅樓劇場行動:錄影長度4分4秒,紅樓劇場, 2004年
「紅樓劇場行動」是一個類比及數位音樂計劃,以總長150公尺,書寫宋詞音韻擬聲字的香腸狀充氣塑膠袋傳入觀眾席,邀請觀眾朗讀上面無特定意義的字串,製造出一個持續演變的音團-此為塑膠帶類比音樂。
另有水管、鋁片、綠豆罐、魔鬼沾、四種發聲器構成16Bit的原始「數位」音樂,交由觀眾演奏發聲器,而由指揮以銀、灰、黑、綠四色旗統一控制各別元素演奏之始終。錄影帶中亦可見現場觀眾的各種即興演奏。
2.TIPAF聲音晚課:錄影長度2分47秒,台北國際藝術村,2005年
觀眾以螺旋形圍坐,開始朗讀傳遞到手上的紙帶。

3.鬱言師一:錄影長度3分49秒,牯嶺街小劇場 ,2005年
戴著面具的表演者以小叮噹錄音機與裝有循環帶的隨身聽過帶,反複交相錄製著表演一開始時語帶威脅的嘶喊:
「十分鐘後,我將從你們頭上走過去」。
兩組機器持續交互過帶,直到音質衰竭,難以辨識,表演者暫停錄音,利用循環帶自動播放錄音段落。面對著投影銀幕,表演者開始以奇怪的姿勢不斷前後傾倒,此時投影機中的影像略有延遲,難辨此為即時之拍攝抑或對預錄影像之現場模仿。
表演者中止舞動,脫手套,揚掌做主教祝福之姿,助手以黑色油膏在其雙手畫下納粹標識。表演者走近觀眾席,以握手或撫額之方式,將逆時針萬字印於觀眾身上,形成卍字。表演者走上觀眾席,踩踏著觀眾的頭顱離場,所向披靡。
4.鬱言師二:錄影長度4分57秒,臨界點白水劇場,2005年
一隻手自黑暗中伸出,按下隨身聽播放鍵。林其蔚戴面具,著類似S/M之服裝出場,面對觀眾開始如水藻般地前後左右搖動,一個變態的錄音男聲,以仿彿克藥的聲音,以預言者之姿述說著前幾場演出的失敗,和今晚表演之必然成功;強調今天晚上的表演加上了愛迪生的發明-電燈泡、錄音機和電椅,修正後的表演將能給觀眾「真正的感動」。
隨著變態男聲的說明,觀眾們漸漸發現自己正坐在橫跨兩條裸銅線的電椅上,而這個表演竟然是為了「避免猶太人的悲劇重演」、「值回人生票價」的電擊教育。林其蔚取下面具,爬上梯子,手擎總電開關,在噪音大開之際熄燈並電擊觀眾數次。旋即重新以整齊裝束出現,發給每一個觀眾一包乾燥植物並結束表演。

(夫其蔚者,非為聲音藝術家,實乃噪/騷活者也,為聲音重度污染之指標。且觀「噪」字,四口齊嘯草木,摒孤猿嘯月名士風流之舉,較之對牛彈琴,尤有甚者。以鬱/慾/預言師之身分自伐,以為神助,無怪乎眾人嫌其亂人耳目。莫忘南華述及鄭國神巫季咸事,因預言最驗反招人畏,見之皆棄而走避。「零與聲」為其陰謀之發端,「鬱言師」是其陽謀之顯象,握手撫額、踩人頭顱之舉是為觸覺噪音,凡此種種看似精心策劃、縝密舖陳之法,去其外象,不過軍中手段翻演、效禪師棒喝不成,姑名為有震無撼教育,欲感其人心、移其人情而不可得。此回藉其玟畫廊作成騷/噪場,為今日已成顯學之所謂聲音藝術示範,可考者二:騷/噪音非為隱身於電腦之後、如操作股市般操弄程式之電子音樂家流所為與所以為,唯耳目之感也。又,所謂騷/噪者,心騷則噪,無心之聲無噪可言,是為大噪。再引南華語:「其以為異於鷇音,亦有辨乎?其無辨乎?」本「展」之真知灼見者,乃騷者其蔚之子,年方二齡,耳聰目明,於螢幕中觀見戴面具、著S/M服裝出場之表演者,直下一語、天機盡洩:「ㄅㄚˇㄅㄚˊ啦!」此非噪/騷音,是名天籟。)

(按:此文亦噪/騷音也,難登大雅,不宜「典藏」,謹覆。)